龙卷风过后高危机隐现,赖小民被查冲击天元锰业

www.041.net 3

摘要:[摘要]
根据公司财报,中国华融总资产从2009年的459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的1.87万亿元;净利润从2009年的12亿元增长到2017年底的266亿元。
近日,中国华融向旗下的华融证券、华融信托先后下发了函件,建议免去祝献忠华融证券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职务,改…

赖小民被查冲击天元锰业

摘要:[摘要]
有媒体称,中国华融将实行全员降薪,降幅为18%。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国华融多位基层员工确认,降薪的消息属实。
7月20日,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华融(2799.HK)股价再创新低。自今年4月中国华融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被查后,中国华融的股价不断创下上…

  [摘要]
根据公司财报,中国华融总资产从2009年的459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的1.87万亿元;净利润从2009年的12亿元增长到2017年底的266亿元。

www.041.net 1

  [摘要]
有媒体称,中国华融将实行全员降薪,降幅为18%。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国华融多位基层员工确认,降薪的消息属实。

  近日,中国华融向旗下的华融证券、华融信托先后下发了函件,建议免去祝献忠华融证券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职务,改任总经理级干部,专门负责业务风险化解和处置;建议免去沈易明华融信托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的职务,改任总经理级干部,专门负责公司风险化解和处置相关工作。

6月28日,天元锰业办公楼。本版摄影/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7月20日,港股上市公司中国华融(2799.HK)股价再创新低。自今年4月中国华融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被查后,中国华融的股价不断创下上市以来的新低,7月23日的收盘价与今年年初的最高价相比已经腰斩。

  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华融信托,相关信息披露人确认,收到集团公司下发的函件,但是无权接受采访,对外宣传口径需要集团统一安排作出回应。

www.041.net 2

  有媒体称,中国华融将实行全员降薪,降幅为18%。时代周报记者采访中国华融多位基层员工确认,降薪的消息属实。

  此前,中国华融旗下的华融置业也出现了高管变动,原华融置业董事长汪平华被免职。目前,在华融置业的网站上,党委书记、董事长为高敢。

6月28日,天元锰业车间内,金属锰产品成袋装好等待发货。

  刹车

  经时代周报记者多方确认,
8月3–4日,中国华融召开了2018年半年工作会议,这是以王占峰为首的新领导班子到任以来,首次召开的全员大会,中国华融各部门、分公司、子公司通过现场或者视频会议的形式,参加会议。

www.041.net 3

  “打算跳槽了。”中国华融某北京子公司基层员工刘强(化名)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中国华融党委书记王占峰作了题为《统一思想 正风肃纪 稳中求进
努力建设高质量发展的“新华融”》的重要讲话,并作会议总结。

6月30日,银川市CBD金融中心大厦16楼,一间办公室放着华融西部的招牌。

  刘强介绍,中国华融有许多子公司,每个公司情况不同,虽然听到了相关消息,但目前他所在的公司,具体的降薪政策还没有正式公布,估计基础的工资会略微有调整,但影响不大,影响大的是绩效工资,而这一点很确定,今年肯定是没有了。

  “深刻反思和剖析赖小民个人涉及的严重违纪违法的严重危害,并彻底肃清赖小民流毒。”中国华融华东地区某中层员工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近2个小时的会议中,大部分议题都与此有关。

天元,围棋棋盘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正中央的星位。2003年,一家名叫天元锰业的企业在宁夏中宁成立。如今,已崛起为世界锰业老大的天元锰业正处于一场反腐案和环保风暴的中心。

  刘强手头所有的业务都停滞下来。此前,赖小民率领下的中国华融激进扩张,许多子公司承揽了很多业务,人员急剧扩张,但实际上还没有拿到相应的金融业务牌照。如今,随着宏观经济形势和市场环境的变化,公司正猛踩刹车。

  中国华融年中会议指出,中国华融新党委带领全系统上下,经受住了巨大冲击,实现了平稳过渡,基本摸清了家底,厘清了下一步发展思路。

今年4月,中国华融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其后,舆论将矛头指向天元锰业,称赖小民被查与其为天元锰业融资有关。天元锰业随后发布声明称,坚决拥护党中央反腐倡廉的大政方针,并称网络猜测有失公允,风波并未平息。进入6月,中央环保督察组视察天元锰业,其氨气污染问题再度引发关注。

  “估计下一步各个子公司会展开合并,会重新梳理业务条线,缩减子公司数量。”刘强对时代周报记者说。

  去赖小民化

6月下旬,新京报记者在宁夏中宁调查了解到,随着赖案爆发,贾天将正配合调查,天元锰业因赖小民案一度遭遇抽贷。目前部分产能已暂时关停,数千员工“放假”。

  据刘强介绍,公司内部也在下大力气自查,集团下派人员审计,甚至对之前某些项目进行追责。

  时代周报记者得到此前在中国华融内部发行的《中国华融·理念与信条220条》,此本“小红书”由董事会办公室发出,据说是赖小民总结的中国华融的220条核心理念。

赖小民被查后,天元锰业遭遇抽贷

  许多同事都已开始计划另谋出路。虽然刘强频繁面试,但跳槽也不容易,市场行情不好,去哪里都不好做。

  其中,公司的品牌理念为“华英成秀、融通致远”,中国华融的精气神是“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星火燎原,照亮华融”,“大发展小困难,小发展大困难,不发展最困难”,“撸起袖子加油干,卷起裤腿再出发”。

“赖小民的事件我们也没想到。”6月28日,天元锰业集团一位高层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中国华融在华南地区的某子公司中层员工李东(化名),已经感受到了降薪带来的压力。

  结合此前中国华融的规模和业务急速扩张,读起这些“理念与信条”不能说不激动人心,也恰是这样的企业文化渲染,给赖小民蒙上了个人崇拜的面纱。

4月17日,中纪委发布消息称,中国华融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李东对时代周报记者介绍,他去年刚买了房,每月还贷压力巨大,现在年度的绩效工资肯定是没有了,月薪也要被降低20%左右,几乎都不够还房贷了。

  据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赖小民热衷于讲排场,每次到各地开会,都必须要最高的接待规格。赖小民要求下面的人,把宣传过自己并且印着自己大幅照片的各种报纸,贴满展示板,自己则站在展示板前指点,摆造型拍照。

对于赖小民被查一事,2018年4月,天元锰业发布声明称,我公司坚决拥护党中央反腐倡廉的大政方针,配合国家对违法违纪行为的查处与惩治。

  “待遇下降的情况从去年就开始了,之前除了绩效工资,每到重要节日,华融都会给员工发各种福利,过节费,但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李东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有一次,赖小民到某地考察,当地分公司的领导疏忽,没有用红地毯迎接,结果,被告知办事不力,要被撤职查办;还有一次开会,赖小民看到桌上的矿泉水,竟然用的是农夫山泉,也指出来,批评下面的人没有用高档的矿泉水。在中国华融系统内,每次开全员视频会议,赖小民讲话,都会超过原定时间,连续讲3个小时,讲述自己怎样带领华融走到今天,讲述自己年轻时如何跟着领导人办事情,全程脱稿,口若悬河。

“老板(贾天将,天元锰业董事长)到现在只是配合调查,人不能回来,但一切办公正常,今天上午张总还打电话,说老板指示工作”,上述天元锰业集团高层人士表示。

  在中国华融的体系里,像李东这样的中层员工,月薪能拿到1.5万元左右,而如果能做出业绩,能拿到绩效工资,就会很可观,但目前业务方面几乎是全部暂停。

  “在赖小民时代,华融内部弥漫着激进的业务风格,各子公司负责人,年初报计划,不管是否能做到,都要大跃进式地报出不可能完成的目标。因为全体系按照业绩目标排名,如果你报的目标低了,排名靠后,就有可能被撤职替换。”一位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6月28日,天元锰业集团另一位高层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老板是配合纪检委赖小民案调查,“全国有三十多个企业,包括我们老板,都在配合案子调查。”

  李东的例子在金融行业有一定代表性。在华南的证券公司,员工待遇都类似,刚入行的年轻人,月薪只有三四千元,某些营业部甚至零月薪,刚入行的人只能靠家里的钱才能维持生活。但工作5年左右,通常就能积累到客户或项目资源,运气好的时候,就能拿到可观的奖金。

  如果业绩完不成怎么办?“收‘财务顾问费’,也就是说,华融的钱投给项目方,项目方需要给华融支付财务顾问费,这笔钱计入华融的营业总收入,这样就有了利润,就能完成年底考核目标。”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位于宁夏中宁的天元锰业为世界最大锰业企业和宁夏最大的民营企业。根据2017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天元锰业位列第66位。2017年胡润百富榜显示,贾天将的身家达到160亿元,排在大陆的第199位,被称为宁夏首富。

  不过,目前市场不景气,由于监管政策趋于严格,此前让从业人员大赚特赚的诸如股权质押、场外期权等创新业务,目前都很难开展,股权投资等业务,也由于IPO暂缓受到影响。

  但问题是,投出去的钱能否回得来?能否获得真正的收益?这些项目本身的资质、风险、好坏究竟如何?

www.041.net,赖小民被查后,作为宁夏最大民营企业的天元锰业遭遇冲击。

  “去其他地方也不好做,只能熬着了。而且说不定离职的同事们多了,内部的晋升机会就出来了。”李东对时代周报记者说道。

  “项目都是2–3年后才退出,才会涉及是否能收回投资的问题,但在那个时候,也许负责人的位置早就变动了,谁还会在乎这些?”
上述人士表示。

6月28日,天元锰业一位高层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赖小民事件发生后,刚开始有些恐慌,都来企业看,有时候一天几趟。企业也被抽了大概20个亿的贷款。”

  赖小民今年4月被查之后,中国华融经历了一系列变动。

  根据公司财报,中国华融总资产从2009年的459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的1.87万亿元;净利润从2009年的12亿元增长到2017年底的266亿元。

“自治区政府为这个事已经开了好几次会了”,上述人士称,通过政府来做工作和企业沟通,现在来的银行不多,恐慌心理已经解除,对于前面抽去的贷款,银行也明确说,逐步按照原来授信额度继续执行,逐步把抽去的资金拨回来。

  5月,中国华融公布了新的董事会成员名单:王占峰、李欣、宋逢明、谢孝衍、刘骏民、邵景春任独立董事,李毅、王聪、戴利佳、周朗朗任非执行董事,执行董事为王利华;6月29日,公司董事会宣布,选举王占峰为董事长,并行使公司法定代表人职权,并担任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主任,李欣为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

  刮骨疗毒

有消息称,上级政府已要求成立天元锰业债权委员会,要求各金融机构不允许抽贷、压贷,正常业务必须续做。对此,天元锰业高层人士未否认,“毕竟对方放这么多贷款,是债权单位。网上这么多消息,银行也担心他们的钱打了水漂怎么办。”

  这样的变动,实际上最大程度保持了此前的董事。“空降”而来的新董事长王占峰,此前在央行、银监会工作。

  华融“小红书”的第11条为,“辛苦理应得到回报,贡献理应得到表彰,成绩理应得到肯定”。

天元锰业的所在地中宁县位于宁夏中部,这里距银川市约140公里,被称为枸杞之乡。6月28日,新京报记者实地走访看到,天元锰业位于中卫市城区北部、黄河以北的广大土山地区,气候干旱的这里寸草不生,天元锰业大红色的厂房和围墙分外抢眼,总计37平方公里的占地面积比澳门还大。天元锰业一厂金属锰产能已经关停,镍铁产能也已经有部分关停。

  现金流严峻

  在业务方面,赖小民最得力的战将就是周伙荣。2009年,中国华融的业务发展正处于关键时期,周伙荣放弃平安银行的待遇跳槽任华融广东分公司副总经理,并在当年就实现扭亏为盈,并在华融体系内形成鲇鱼效应,激发了其他子公司的业绩竞赛。2016年周伙荣从华融退休的时候,赖小民称其为标杆人物和劳动模范。

6月28日,天元锰业一位高层人士表示,企业已经决定,把部分产能,也就是最老、最原始、老板刚起家的一厂20万吨产能停了维修,“5月开始停,初步计划停3个月。停的还包括镍铁厂,有六台炉子,停四台,留两台。”

  表面上看,虽然此前中国华融在赖小民带领下,规模惊人增长,但从财务报表却不难看出,公司投资业务,更多是依赖融资做大,而投资活动带来的现金流入,却无法弥补扩张中的资本消耗,目前,公司情况不能说不严峻。

  此后,周伙荣开始担任中国港桥执行董事,根据公司披露,其2016年年薪为2137万元,而相比起来,中国华融高管中薪酬最高的也不过200万元左右。

他透露,这部分员工放假,停的这段时间五险一金全部给交,并按照中宁工资标准发生活费1000多块。等以后情况好转,再让员工回来,“总计涉及员工约三千人”。

  中国华融的业务主要分三个条线披露:不良资产业务、金融服务、资产管理和投资。

  汪平华此前为华融置地党委书记、董事长。“这是华融体系内最具有吸引力的职位之一。”有知情人士评价道。

与华融合作成立多家公司,持股华融金控

  其中,对业绩贡献最大的是不良资产业务,从2012年的113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689亿元,增长了6倍;其次是金融服务,从2012年的114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309亿元,增长了2.7倍;资产管理和投资业务则增长最迅猛,从2012年的42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325亿元,增加了近8倍。

  华融置地最核心的项目是位于珠海横琴口岸对面的“华融·琴海湾花园”,属于国家级稀缺形关口物业,距离澳门不到1公里,南望横琴滨海湿地公园及大横琴山,东眺澳门赌场城市景观。

按照天元锰业的说法,其与华融“结缘”于2015年。

  在赖小民带领下,中国华融营业总收入增长了4倍,从2012年为143亿元增加到2017年底的596亿元;净利润增长了3.7倍,从2012年为59亿元增长到2017年的220亿元。

  华融琴海湾花园总投资约17亿元,从2011年开始建设第一期,2013年第二期完工。在2013年项目推介的时候,汪平华曾接受媒体采访,并介绍说:“华融置业创办于1994年,前身是珠海市横琴信东房产实业开发公司……在我们董事长的带领下,我们基本上和全国所有省市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

今年4月,天元锰业发布声明称,“网络上对我公司与华融公司之间关系及我公司多年发展的各种猜测,有失公允。”“2015年我公司开始与华融公司合作,截至目前,双方合作金额共计62.93亿元(占比不足我公司总资产的4%),上述资金均投入实体产业。”

  从资产负债表角度看,中国华融的增长就更为惊人。资产总计增长了6倍,2012年为3150亿元,2017年底为1.87万亿元。

  后来,汪平华调任华融澳门国际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华融澳门成立于2016年12月,中国华融出资1.19亿元持股51%,这是赖小民在香港搭建华融国际、华融金控(0.92
-1.08%)、华融投资平台之后,再次新设的一个境外平台。

据人民网2015年的一篇文章介绍,2014年12月,华融“相中”了天元锰业,双方合作挂牌成立了华融西部公司,大大降低了天元锰业的融资成本。

  但是,在资产当中,占比最大的是“其他投资”,2012年为787亿元,2017年为7090亿元;其次为“交易性金融资产”,2012年为193亿元,2017年为2973亿元;再次为“客户贷款及垫款净额”,2012年为853亿元,2017年为2539亿元;“可供出售投资”,2012年为291亿元,2017年为1955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2012年为343亿元,2017年为1904亿元。

  “赖小民这么多年的资本运作,技巧高超,眼光独到,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除了战略方面的高人,赖小民身边也不乏各类悍将、谋士,据说他任用了几个文人,帮助他组织语言、文字。在中国华融内部,赖小民周围圈子之间的默契显而易见。也有许多鸡犬升天的例子,很多刚毕业的年轻人,3年时间就升到很高的位置。”上述知情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工商资料显示,华融西部开发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12月,华融致远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60%,天元锰业持股40%。

  资产的增长,很大程度上依赖的是通过整合兼并,带来的金融资产的增长。2006年,中国华融重组了浙江金融租赁,并更名为华融金融租赁,同年,中国华融与外资投资者,合资发起设立华融融德资产管理公司。

  “目前在中国华融内部,自上而下肃清赖小民及其流毒。”
这位知情人士告诉记者。

6月3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银川市阅海湾中央商务区的CBD金融中心大厦16楼,这里坐落着华融西部开发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一间办公室地面上放着华融西部的招牌,其他有的办公室空空荡荡,有的被锁住,未见办公迹象。

  2007年,中国华融与葛洲坝集团共同发起设立了华融证券,翌年,公司重组了新疆国际信托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更名为华融信托;2010年,重组了湖南省内原株洲、湘潭、衡阳、岳阳市的商业银行和邵阳市信用社,新设合并的方式,成立了华融湘江银行;2010年中国华融还成立了私募基金,是与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共同出资,组建了华融渝富;同年,公司还完成了对海南星海期货经纪有限公司的重组,设立华融期货。

  在采访过程中,时代周报记者顺着华融信托人士提供的中国华融负责外宣的人士的号码,对方语气略带紧张但言辞极其谨慎,称由于内部岗位调动,已经调整了岗位,目前不再负责联络媒体的工作,也不清楚目前此工作由哪位同事负责。

该大厦物业人员告诉记者,华融西部已经搬走。16楼的其他公司工作人员表示,华融公司员工人数并不多,自己每天下班只能看到一位工作人员。

  不过,中国华融投资活动带来的现金流入并不乐观。根据原始公布报表的口径,现金流量表中显示,公司投资活动的现金流情况并不好。其中,“赎回、出售投资所得款项”,从2012年的235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4030亿元,虽然大幅增加,但是支出也同步大幅度增加;代表支出项的“投资支付的现金”,从2012年的-246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5718亿元。因此,从2012–2017年,“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每年都是负数,从2012年的-10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1581亿元。

  此前,负责外宣的是董事会办公室,而有媒体报道,7月份,董事会办公室主任李有根被免职,而此人“被看成是赖小民的大秘”。

据介绍,华融西部是中国华融响应国家“一带一路”和“西部大开发”战略而设立的一级子公司,经营范围包括:投资股权、债权以及合同约定的其他投资标的;投资与债权、股权相关的投资基金;资产收购、管理、处置和重组;资产受托管理、处置、重组;投资咨询与财务顾问服务。

  中国华融通过大规模举债和资本运作获得现金流。根据财务报表,公司通过“非金融机构借款”获得的现金流入每年持续流入,从2012年的73亿元,增加到2017年的2527亿元;再加上“发行应付票据和应付债券所得款”也同步每年提高,从2012年的15亿元提高到2017年的1830亿元。

  收拾烂摊子

赖小民落马后,华融新一届党委在今年5月召开公司全系统员工会议,会议提出华融要在业务发展上回归本源,聚焦不良资产经营主业,调整发展方式和业务模式,全力以赴做好重点风险的防范和化解。

  因此,多种方式筹资,抵消了投资活动对现金流的侵蚀,使得公司现金流量表上,每年手中的现金还是正数,但现金流的根基变得脆弱。

  在华融信托网站上,能搜索到唯一的与天元锰业相关的信息是“华融金牡丹·融丰系列·天元锰业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

“我们在华融西部确有一部分股份,但具体情况是天元金融在负责。他们在银川,基本和我们是分开的。”6月28日,天元锰业一位高层人士表示。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根据网站信息,这是一个已经结束的信托计划,成立日期为2012年4月,当时发行规模不超过4亿元,预期年化收益率为9.5%左右,资金用途为“向天元锰业发放信托贷款”,风控措施为“贾天将以天元锰业的99%股权为贷款提供质押担保”。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2014年天元锰业由于行业下滑和自身投资支出较大而出现资金紧张,员工薪资被拖欠七八个月时间,公司四处寻找金融机构支持。直到2015年下半年,天元锰业方才复苏。

更多

  此前,被媒体广泛报道并且没有受到辟谣的说法是,“赖小民落马或许是因为涉嫌与几家民营企业存在利益输送”。

按照该人士的说法,天元锰业和华融的合作是2015年开始的,也就是资金紧张发生之后。不过,记者自华融信托获悉,天元锰业和华融方面的合作早在2012年就存在。

  但同样于1960年前后生人,并且同样此前在一行三会担任要职的赖小民,虽然带领中国华融作出了惊人的业绩,但是却始终没能有职位调动。恰如赖小民经常挂在嘴边的话,“来到中国华融8年瘦了20斤,公司养肥了,我却瘦了”。

2012年4月,华融信托就向委托人/受益人发布通知称,由华融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推出的“华融·天元锰业信托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已募集资金人民币2.353亿元,本信托计划于2012年4月6日成立。

  另外,根据华融信托公告,2015年11月30日,周道许被选任为华融信托董事长,在2015年和2016年年报中,董事长都依然是周道许,但是到了2017年年报,就更换为沈易明。

对于2012年与华融信托的合作,上述两位天元锰业高层人士表示不清楚。

  经时代周报记者多方确认,周道许在任华融信托董事长期间,向中央领导建议,批评中国华融在管理、投资上的种种弊端,以及在地产、股票领域的风险敞口过大,赖小民因此免去周道许的华融信托董事长职务,并贬其到中国华融研究部门任职。

对于天元锰业和华融方面合作的原因,其中一位高层人士表示,华融是我国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而企业也需要大量资金。企业找金融单位,金融单位也在找企业。“我们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锦州银行均有合作。”

  根据华融信托年报,其新增信托资产规模从2015年底的1777亿元,增加到2017年底的2756亿元,其中,在房地产的资产占比从2015年的13%,增长到2017年的20%。

除了与华融合资组建华融西部之外,天元锰业还与华融组建了华融天元产业基金合伙企业。

  恰是在这个阶段,中国港桥(2323.HK)渐渐浮出水面。

工商资料显示,华融天元在2017年9月成立,股东方为宁夏天元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一系列华融系企业。天元金融集团是天元锰业的全资子公司。

  2016年1月15日,中国港桥股权交易完成,资金全部支付给原股东,股票也完成了更名,原股东以2.86亿港元,把手里的5亿股股份卖给了新股东,股权占比为51%。而新股东的名字为优福投资、智胜企业投资。

2018年1月30日到2月1日,华融天元密集成立了三家企业,分别是华融天元柏信产业基金合伙企业、华融天元融信产业基金合伙企业、华融天元盈诚产业基金合伙企业。

  新股东入主之后,2016年3月,刘延安成为中国港桥董事会主席,他是赖小民同校、同级、同专业的同学。2016年下半年,周伙荣从中国华融退休,来到中国港桥担任执行董事。

工商资料显示,华融天元位于阅海湾中央商务区的CBD金融中心大厦第11层。6月30日,新京报记者发现该地址11层为西部通用航空产业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等。物业人员表示,未听过华融天元产业基金这一企业。

  2016年12月6日,中国港桥完成向天元锰业的配售,此笔交易天元锰业耗资4.78亿港元。

2016年年报中,天元系企业出现在华融金控的主要股东名录内。中国天元金融集团有限公司持股比例达到20.61%。华融金控披露,天元集团由贾天将全资拥有。

  而相比于中国华融给天元锰业的帮助,这4.78亿港元不过是九牛一毛。

赖小民的“朋友圈”,数十亿的资金关系

  “2017年底到2018年初,已经有信号显示赖小民要出事,但他的操作反而越来越大手笔了。”某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不仅是华融本身,天元锰业还踏入了赖小民的“朋友圈”。

  “2017年下半年,赖小民在体系内全面动员,给天元锰业输血,100多人的调研团去到宁夏天元锰业,甚至年会都是在天元锰业开的。极端的场景是:许多子公司的人带着公章,到天元锰业或天元金融排队盖章,集中办公。”上述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2016年11月,至卓国际公告称,公司以每股2港元配售最多2.4亿股股份予中国天元锰业有限公司,集资最多4.8亿港元,天元锰业成为第二大单一股东。

  根据公开资料,2017年,华融证券在宁夏成立华融天元产融基金等,总规模460亿元;此外,华融证券子公司华融瑞泽,旗下有4只与“天元”相关的基金。

中国港桥与华融关系密切,后者分别持有中国华融在香港上市公司华融金控、华融投资的股份,公司的两大高层刘廷安和周伙荣,前者曾为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副处长、处长、中国人寿保险副董事长兼总裁等,后者长期在华融任职。

  2017年9月,中国港桥与宁夏国投集团签约,计划筹建一个规模为122亿元的投资基金,有趣的是,牵头的中国港桥并不出钱,而是由中国华融及其他机构出钱,其中,银行出资90亿元,华融西部、天元锰业、亨通集团出资20亿元,宁夏国投集团出资10亿元。

有报道称,两人分别是赖小民的同窗和同事。他们在任职中国港桥的同时,分别为天元锰业副董事长、中国天元金融集团有限公司的非执行董事。

  中国港桥的营业收入,在股权交易完成的2016年就增长到了7.22亿元,比上一年增长41%,2017年进一步增长68%,达到11亿元。

据宁夏国投官网消息,2017年9月,宁夏国投集团与中国港桥控股公司签署总规模122亿元的宁夏战略新兴产业投资发展基金。其中商业银行作为优先级有限合伙出资90亿元,华融西部、亨通集团、宁夏天元锰业作为劣后级出资20亿元,宁夏国投集团作为中间级出资10亿元。在此,华融、港桥和天元锰业同时出现了。

  建设“新华融”

今年4月赖小民案发后,刘廷安被爆“被带走调查”。4月19日,中国港桥回复新京报记者表示,报道有失实情况。其后,中国港桥公告,刘廷安正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差,并能随时进行沟通。

  不过,随着市场环境变化,激进扩张的恶果正在逐步暴露。7月25日,东方金钰发布公告称9.1亿元债务无法清偿,已经逾期,其中最大的债主就是中国华融控股的华融(福建自贸试验区)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债务为5.85亿元。

天元也与华融出现资金关系。

  “估计许多子公司会被裁撤或合并,或许还会出售某些牌照公司的股权。”
知情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透露。

2016年12月,华融金控公告称,本公司方面与作为借款人之鹰亮企业有限公司、作为公司担保人之中国天元控股及中国天元香港以及作为个人担保人之贾先生订立融资协议,据此,贷款人同意提供本金额为5亿港元之融资,须于还款日期偿还。其中,中国天元香港为借款人之直接控股公司。中国天元控股为借款人之最终控股公司,由贾天将最终拥有。

  在中国华融旗下,有些公司是持牌照的,例如证券、信托、期货等,但还有大量无牌照子公司,就是中国华融通过旗下子公司出资成立的,追溯起来实际控制人还是中国华融,通过注册私募基金牌照开展业务,或者围绕中国华融的资源,开展一系列金融业务,包括股权投资、资管计划等。

今年4月,天元锰业发布声明称,截至目前,与华融的合作金额共计62.93亿元,上述资金均投入实体产业。

  近期的中国华融年中会议要求,未来3–5年内,中国华融的经营工作要走好“稳定、化险、瘦身、转型”四步棋,既要用巧办法,又要下笨功夫,实现“资产规模保持平稳、业务结构趋于合理、盈利能力回归常态、风险隐患有效缓释、资本杠杆持续优化”的“软着陆”目标,夯实资产和盈利质量,提振投资者信心,探索可持续发展的商业模式,为高质量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有媒体称,在金属锰行业遭遇“寒冬”之时,天元锰业却逆势直上,成为世界最大。而华融是天元锰业最重要的金融资源提供者,实现赖小民所需要的利益输送和安排。

  会议要求,彻底清除赖小民流毒,把中国华融重新拉回到健康发展的轨道,共同建设风清气正、脱胎换骨的“新华融”。

“我们作为华融的大客户,贷了几十亿资金,但我们整个的手续都齐全,不是说我们没付利息或者说比别人利息低”,对于这一说法,天元锰业一位高层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天元锰业在声明中称,“除正常业务合作以外,华融公司并未参股我公司,对我公司没有控制、管理权,对公司的决策不具有表决权,双方的合作始终遵循法律、法规、国家政策及两家公司的规章制度。”

更多

接盘英力特股份未成,上市之路遇阻

天元锰业也传出过要上市的消息。

据媒体报道,2015年9月,天元锰业与百灵达国际控股、香港景津、香港泰达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香港景津向天元锰业投资75亿元,取得天元锰业53.5714%的控股权。

对于网传三家香港企业都是天元锰业旗下公司或贾天将个人公司,天元锰业一位高层人士断然否定。近日,新京报记者致电景津联系,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工商资料显示,天元锰业在2015年11月发生工商变更,香港景津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入股,但到了2016年11月,香港景津又实施了退出。

2016年1月,天元锰业集团副总经理高学祥公开介绍,“数月前与三家港企签订的战略合作协议正在顺利实施,目前到位资金6亿美元,剩余投资会随后跟进,重组上市也正按时间表有序推进。”

不过两年半过去,天元锰业未实现上市,其A股布局也遭遇阻碍。

2017年1月,央企国电集团(如今的国家能源集团)旗下、正筹划控股权转让的英力特公告称,确定天元锰业为拟受让方,整体协议转让国电英力特持有的公司全部1.55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1.25%,股份转让价格不低于19.52元/股。以此计算,本次控股权转让价将超过30亿元。

英力特还表示,将英力特煤业100%股权及相关债权联合转让。但在2017年5月,英力特突发公告,英力特煤业沙巴台煤矿处于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核心区,现处于停产状态。其后,天元锰业和英力特出现僵局,最终,这笔收购在今年2月终止。

目前,天元锰业的金融板块已蔚为壮观。天元锰业官网介绍,金融投资服务事业部负责集团金融板块的经营管理。集团金融板块包括宁夏天元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天元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中国天元锰业金融有限公司等境内外公司,集团金融板块下属公司在香港持有1、2、4、6、9号等金融牌照,业务涵盖股权投资、并购融资、基金、资产管理、证券交易、金融咨询等。

6月30日,新京报记者来到天元金融集团所在地的天元金融大厦,其尚处于装修状态。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楼为天元金融集团几年前从本地房地产企业四季鲜所收购,但一直没有入驻,现在正在装修,预计两个月后完成。

■ 相关

天元锰业因环保问题屡受争议

对天元锰业而言,赖小民被查对其造成的影响只是面临的困扰之一。

今年4月,宁夏回族自治区环保厅公布了全区154家固体废物和危险废物重点监管企业名单,天元锰业名列其中,“环保厅将按季度对固体废物和危险废物重点监管企业规范化管理及违法信息等情况进行公开,接受社会监督。”

两个月后,今年6月,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召开对宁夏回族自治区开展“回头看”工作动员会,督察进驻期间为2018年6月1日-7月1日。6月15日,中卫市发布“中央第二环境保护督察组交办群众举报环境污染问题查处情况的通报”,天元锰业出现其中。

据该“通报”,石空镇火车站附近居民经常闻到刺鼻气味,可能是锦宁铝厂和天元锰业夜间偷排,影响周边群众生活。经调查核实,反映情况部分属实,企业环保审批手续齐全,企业环保设施齐全。自行监测报告和监督性监测数据显示达标排放。群众投诉闻到刺鼻性气味,来源主要是上述两家企业近期环保设施出现技术故障或脱硫脱硝技改项目调试运行过程中技术工艺瞬间不稳定,造成废气排放。

中卫市发布上述通报的几天后,6月20日,督察组来到天元锰业。据《法制日报》报道,当督察组一行走进第一个车间时,用语言无法形容的强烈刺鼻性氨气味呛得督察组一行人睁不开眼睛。

“氨气确实对人身体不好,上班需要戴上面具,防止进入肺里”,一位天元锰业员工称。

6月29日,天元锰业在官网回应称,6月23日,集团召开专题会议,根据中央环保督察组“回头看”检查和区市县环保督察反馈情况,全面部署整改工作。

天元锰业表示,电解车间氨雾的处理,目前是一个世界性难题,锰行业一直在努力探索解决这一难题的有效途径。针对锰二、三厂电解车间氨气无组织排放问题,集团将在两个厂16条生产线分别配置氨雾吸收塔,把电解槽产生的氨气经轴流风机抽排至氨雾吸收塔,经水吸收过滤达标排放,并定期聘请第三方检测,确保有效运行。

对于环保部的批评,一位天元锰业内部人士称,“电解酸产生的胺味,全世界都是无组织排放,没办法封闭。日本、美国的企业都是这样,国内的机构也提不出来方法,这就是电解金属锰的特殊性。”

这不是天元锰业第一次陷入环境争议。

2013年10月,中国水泥协会以天元锰业违规新上水泥项目上书工业和信息化部,其后天元锰业起诉中国水泥协会,开创了中国有史以来第一宗企业状告行业协会的先例。

中国水泥协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孔祥忠当时表示,宁夏地处西北地区,是一个环境较为脆弱的地方,过度的工业开发必然造成环境的破坏,有些是不可恢复的,更何况天元锰业水泥项目并不能给宁夏带来新的经济效益。

2014年3月,该案在宁夏中卫市中宁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据报道,未当庭宣布结果。

提及当年这场冲突,天元锰业一位高层人士将之归因于同行业利益冲突,“中国水泥行业产能过剩,市场饱和,如果新进产能就会与其争利,我们新上这么多水泥产能,对小的企业造成威胁,他们就到处去告我们,中国水泥协会听信了这些。”

“后来协会向我们道歉,达成谅解,把我们也吸纳到水泥协会”,上述天元锰业高层人士表示。

新京报记者 赵毅波

zhaoyibo@xjbnews.com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